爱上耽美

章节目录 第5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拍。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绪棠在里面”,记者们都疯狂了,直接堵在车前,不让车子走。

    “绪棠,能下车一下吗”

    “绪棠,宗煊,可以说几句吗”

    “你们对网上说你们协议结婚怎么看”

    “请问他们是不是假结婚”

    层出不穷、叽叽喳喳的吵闹让没睡足觉的两个人都有点烦躁,但现在他们也不能发火,不然肯定会说他们恼羞成怒什么的。

    小区的保安对这件事似乎已经驾轻就熟了,很快叫了几个人过来,把记者隔开。车子才顺利开出去,不过一转头就能看到记者上了自己的车,纷纷追了上来。

    “慢点开,安全要紧。”宗煊对司机道。

    上次绪棠就是被追车出了车祸,他肯定不能让事情再发生一次。

    “好的。”司机应道。

    “困了就睡一会儿。”宗煊摸摸绪棠的头发,拿过一边的毯子。

    绪棠应了,裹好毯子,身子一歪,就枕到了宗煊腿上。

    他们开的就是普通的SUV,后面对成年男人来说还是比较窄,躺着也不是太舒服,但绪棠本就没准备睡,只是跟宗煊腻歪一会儿,养养神就好。

    路上,宗煊就已经通知了剧组。所以两个人一下车,就由保安护送到了休息室,后边跟来的记者根本没机会追上来。

    化妆师也是绪棠和宗煊的小迷妹,虽知道作为一个专业的化妆师,不应该那么八卦,但实在担心自己的爱豆,犹豫了一阵,开口道:“哪个,绪老师,您和宗老师没事吧”

    绪棠睁眼睛看了她一下,微笑道:“没事,放心吧。”

    化妆师忙点头,“您不要被网上那些人影响了,我相信您和宗老师是真心相爱的。”这个东西瞒一天两天容易,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演就太难了。她从君归拍摄就开始跟组,绪棠和宗煊怎么样她看得很清楚,所以比起网上那些猜测,她更愿意相信绪棠和绪棠。

    “嗯。谢谢。”绪棠微笑着点点头,也没有多解释。

    今天要拍的是衡霄失忆被救后,叶韶找到他的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叶韶走进院子。

    辛导一喊“Aciton”,绪棠便入了镜头。

    叶韶的手下已经确定衡霄在这儿,还给了这家农户不少银子,让他们多做些好吃的,不要怠慢了衡霄。农户虽然不清楚自己救的是什么人,但看这场面,也知道此人非富即富,也不敢怠慢,又是杀鸡又是宰猪的,用自己有限的见识给衡霄变着法地做菜。

    叶韶刚赶到,原本急匆匆的步伐到了院门口却停住了。

    叶韶的表情很复杂,有高兴、有担忧、有不知所措、也有生怕一推开门,衡霄根本不在的恍然但又不想太失态,所以脸上依旧很淡漠。

    绪棠将表情控制得很好,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小动作,都展现着叶韶的心慌。

    片刻之后,叶韶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Cut过了,准备下一镜。”辛导满意地喊到。

    绪棠出了戏,但并没有去找宗煊,而是找了个角落,带上耳机,开始酝酿下一场戏的情绪,这就是绪棠的入戏法宝音乐。

    绪棠相信每一幕戏都有适合它的音乐,而音乐也可以帮助他更好的找到情绪点,融入戏中。

    宗煊当时听绪棠这样提议的时候,自己也试了一下。但好像音乐细胞不是太足,对他来讲音乐只有欢快和悲伤两种。听不出绪棠那些情绪渲染、思想表达什么的。不过这对绪棠是真好用,绪棠可以通过这些音乐抓住应有的情绪和表现方式,更好地融入角色。

    下一镜的人员就绪后,拍摄开始。

    叶韶慢慢推开门,就看到坐在床上,抱着君归剑,傻乎乎衡霄。衡霄的伤还没好全,额头上结着好大的一块痂。

    看到叶韶,衡霄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是谁”

    叶韶顿时红了眼,他放衡霄走了,然后在得知衡霄失踪后,没日没夜地寻找,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人了,他却不记得自己了。这样的再遇,收获的不是愉快,而是难过。

    叶韶觉得自己被这样的情绪拉扯成了两部分,一部分难过于衡霄居然忘了自己,让他想哭,想愤怒地去摇醒衡霄,问他为什么会忘记自己。而另一分部却死死拉着他的理性,让他清楚自己必须尽快把衡霄带回去,这样他们才安全。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叶韶缓步走到衡霄身边,抖着手抚上衡霄的脸,轻声道:“衡霄,我们回家了。”说罢,眼泪也跟着滚了下来。

    而已经失忆了的衡霄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流下了眼泪。

    “Cut”辛导笑道:“过了。一会儿再补拍几个特写。”

    宗煊伸手将绪棠的眼泪抹掉,然后笑抓着他的手,并没有说什么。不过他倒是想了很多,叶韶与衡霄的再遇,叶韶要接衡霄回去,其实跟绪棠当时肯原谅他,愿意跟他重新开始是一样的。衡霄恢复记忆后,会好好珍惜叶韶,而他也应该更好的去珍惜绪棠。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努力了,但依旧不够。

    中午,两个人吃完饭,正煮着咖啡,康朵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让他们去华宴的官博上看看。

    康朵也没具体说是什么事,绪棠以为自家产业出什么问题了,赶紧拿过手机去看,华宴官博置顶微博一下就把绪棠震住了

    华宴总经理绪舟先生将与年底与宗氏二少宗熠先生完婚。绪总也终于要完成人生大事了,华宴员工集体欢庆,等待小老板娘的红包

    这事如果放在平时,并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华宴也根本不会放这条消息出来。

    但在当下,正好可以平息绪棠和宗煊联姻一事。

    很快,绪总宗二少结婚这一话题就上了热门。

    绪棠去看了一下评论,跟他预料的差不多。

    “相信不是联姻了,哪有联姻同一家联两遍的”

    “恭喜绪总和宗二少了这下黑粉蹦哒不起来了吧”

    “绪总跟宗二少肯定在绪棠和宗煊结婚前见家长什么的就认识了,那个时候应该就对彼此有感觉了才能走到一起吧如果绪总中宗二少两情相悦,那他们结婚就好了,这样两家的合作不是能更稳定吗为什么要让绪棠和宗煊联姻呢明明有哥哥们相爱,却让弟弟们联姻是不是太扯了所以我觉得联姻是不存在的”

    “他们一定都是真心相爱的,支持宗煊绪棠,恭喜绪总和宗二少”

    “谣言不攻自破了吗哈哈哈”

    “希望我棠和我煊好好的”

    有了绪舟和宗熠这一下,绪棠和宗煊倒不需要怎么费力解释了。不过

    绪棠下一秒就拨了绪舟的电话。

    “棠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绪舟的语气带了些笑意,显然心情是不错的。

    “哥,我看到华宴的微博了。”绪棠抓了抓头发,“不过,这是你们突然决定的吗你不会没有正式跟二哥求婚吧”绪棠觉得真心相爱的两个人,这种仪式是非常重要的。他跟宗煊不是自由恋爱的,所以没有这个步骤。

    绪舟一笑,道:“你哥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人吗求婚计划原本就在准备了,你们只是赶得巧而已。”

    绪棠也放心了,“那就好,不然我会觉得对不住二哥。”

    “我哪敢让他受委屈”绪舟笑道。求婚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责任变得更重了,也更想把最好的都给宗熠。

    “那改天一起吃个饭吧。”绪棠道。

    “行,等你有空再约时间。”绪舟轻笑一声,又道:“之前报道你顶郑勋角色的那个记者我这边已经找到了,她今天晚上会重写微博澄清。”

    “收钱办事的吗”绪棠问。

    “嗯。郑勋在圈内一直挺吃得开的,不过不是靠演技,而是主动用潜规则拉资源。这事在圈子里也有,不过跟我们没什么什么,也就没理会过。正好,郑勋给开个头,我也教教他怎么做人。”绪舟声音里没有笑意。

    “谢谢哥。”绪棠笑着道谢。如果没有哥哥,没有华宴,也许这件事也不能解决得这么快。

    “傻样儿,好好拍戏吧,有空了就回家吃饭。”

    “知道了,那你忙吧,我先挂了。”

    下午的时候,宗煊接到文卉的电话,说已经查到,婚前协议、联姻的说法,都是滕以峥透露给周一见的。当时给周一见的理由是他不好过,也不让宗煊和绪棠好过。周一见看过宗煊的微博,知道滕以峥是宗煊好友,所以完全信了他的话。

    宗煊听后,差点把杯子摔了。但考虑到在剧组里影响,生生忍了下去。但心里也有了打算。

    傍晚,报道绪棠排挤郑勋的那个记者出来发了新的微博,表示那篇微博是郑勋的助理给了她钱,让她这样写的,并对自己贪钱又不负责人的行为表示道歉。并贴出了收钱和对方联系她的证据。

    这下网上又热闹了,棠粉和煊粉斥责郑勋的行为,路人也为绪棠报不平。而郑勋的粉丝则拒绝相信是郑勋的助理做的,认为纯属诬陷。

    不过,很快就有人细扒起了郑勋的过往,发现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越扒越深,锤也很硬,郑勋粉就算不想承认都没办法了。

    绪棠洗澡出来,随意地刷了一下微博,就看到了宗煊在他洗澡时发的一条长微博

    感谢大家对我和棠棠感情的关心。我们很好,请大家放心。我和棠棠的确是因为家里生意认识的,而且是棠棠先喜欢上的我,所以在这方面,我总觉得自己反射弧太长,所以总想对他更好一些,弥补他单方面喜欢我的那段时间。那个婚前协议也的确是我们签的,当时是出于我们财产都比较多,以免管理出现麻烦考虑,才将大项归类了一下弄了个协议,并不是为离婚做准备,我也从没想过离婚。而这份协议早就被我们撕碎扔掉了,所以我很好奇这纸只有我和绪棠两个人看过的协议,是怎么被拍了照片,又当作我们联姻的证据来诋毁和我棠棠的感情的。后来经过查证,是滕以峥当年偷拍并透露出去的。因为他买通别人给我下毒的事,我没有私了,所以他怀恨在心,说他不好过,也不让我好过。我承认自己遇人不淑,也早已经没有跟他往来了。希望大家了解真相后,不要因为那份被我们丢掉的协议多加猜测,影响到我和棠棠的生活。我爱棠棠,我会一直对他好,这是我对他、对我自己、对所有喜爱我们的粉丝做出的承诺,恳请监督。

    绪棠勾起嘴角,心里又暖又软。

    舔了舔嘴唇,绪棠敲了敲影音室的门,随后推门进去。

    宗煊还在看网上的留言,大体上他还是很满意的。见绪棠进门,便抬眼看向他。

    绪棠倚在门边,脸红扑扑地说道:“小哥哥,滚床单吗”

    宗煊一笑,道:“小哥哥,脐橙吗”

    绪棠脸更红了,倚在那里也不说话了。

    宗煊起身走过去,一把抱起绪棠,走向卧室,“不想脐橙的话,树抱也可以啊。”

    绪棠扯了一个他头发,耳朵都跟着红了起来。

    三个月后,君归杀青。

    杀青这日,宗煊搂着绪棠,以大婚大红喜服的古装造型拍了一张自拍,并发了微博

    叶韶跟衡霄很好,我跟棠棠也很好。

    正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