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耽美

章节目录 第92章 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农历三月初三,华夏,方宅

    今日的方家显得格外热闹,绕过花园,未进大门,就听得阵阵笑声,待走得近了,看清来宾,无一不是数得上名的人物,若有外人在此,只怕就要震惊了。但细细想来,却发现这些人的出席都在情理之中。

    比如汉鸣的老总何夕,那是方辰的同学,伯乐,领导,两人感情极好,若不是方辰有了男友,何夕跟威奇旭日老总的关系暧昧,以为他俩是情侣的都不在少数,如此重要的场合又怎会缺席

    至于威奇的尚杰,向来是哪里有何夕哪里就有他,过来也不奇怪。

    杨其成和杨静是方辰的校友,因为何夕的关系跟方辰的交情也一直不错。

    这段日子崭露头角,初露锋芒的李亦枫与方辰不仅是同班,两人还传过绯闻,关系匪浅程度可想而知。

    至于李爸爸杨爷爷等人,则是因为孩子们玩儿得好才开始熟识起来的,自方家搬进这个小区后,三家走动多了,感情也更好了,今天这种事儿他们自是不会错过。

    那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如此要紧原来,是方辰20岁的生日。

    虽然几天前已经跟全球粉丝一起过了回生日,但那是阳历的,在老辈人眼里算不得数,他们习惯过农历。方辰这种懒人向来是算不会那种复杂的月亮历的,但既然老人们坚持,她也只能妥协。

    况且整岁生日碰上上巳节,还能顺道把及笄礼给办了,方爸方妈没理由不张罗。要说穆家那边都催了几回了,偏女儿老嚷嚷着自己还小,还想自在两年,就是不同意结婚,订婚也不行。那边不敢用强,只能由着她耍性子,这下及了笄,看她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孩子

    至于上巳节及笄礼为何会被如此重视,那就要归功于某人了。

    98年,汉鸣将神话放上大屏幕,取得不菲票房后,一鼓作气连拍了多部大制作影片,卧虎藏龙集结号画皮叶问则天女皇汉武大帝跨越千年时间,囊括了武侠军事政治历史种种元素。彻底摒除了洋鬼子脑中华夏人猪尾头马褂小脚的形象,让他们震惊于华夏先祖对世界的贡献。

    票房大好,赚得盆满钵满不说,种种国际荣誉也是一项一项地往家里搬,但最大的功劳,是将“华流”的种子散播了出去,使它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了整个世界。

    与此同时,华夏出口的一部部时装偶像剧家庭剧则让西方人明白,如今的中国早已不是那副贫穷落后的样子,华夏人的财富,消费能力,华夏的城市建设,不比西方国家差。又因这几年国力不断强盛,华夏人骨子里的骄傲渐渐苏醒。但终究是见过外面世界的,倒不会像祖先那般眼高于顶,但面对洋鬼子却不再无谓地小心谨慎,只是不卑不亢,坦然自若,精神面貌颇为可喜。

    自然,有了“华流”的灌输引导,扶桑高丽再想篡改历史,抢夺我们的端午节却是想都不要想了,毕竟人们早已先入为主地接受了何夕的科普。鬼子棒子们再想洗脑,远没有当初那么容易

    因为何夕这些年的积极推动,汉鸣作品的潜移默化,复古风潮逐渐兴起,古华夏文化顺势复兴,不少失传的技艺被复制寻回,许多古老的礼节被重新拾起。

    其中,象征男子成年的冠礼和女子成年的及笄礼最是风行。但继承的同时人们也不忘变革,使之与时俱进,保持活性。譬如及笄的年龄段,在这个女子法定婚龄20岁的年代你总不能惨无人道地迫害一个初中生步入爱情的坟墓,青春的化尸场。于是,由13岁到20岁变成16岁到25岁,成为了大众普遍认可的标准。

    “小夕”终于走完仪式,方辰偷偷松了口气,看到跪坐在宾客席上发呆的何夕,无视身上繁复累赘的大礼服,疾步跨去,抱住何夕,眼神委屈,“古礼真可怕真可怕,不过是个成年礼罢了,折腾死人了。”

    “折腾”何夕回过神来,满眼笑意地伸手想要拍拍这丫头的脑袋,却发现她今日的发式很是精致,有些下不了手,便改拍这丫头的后背,“你不是一直很期待及笄礼的吗为了做套好礼服,面料几年前就开始准备了,那几位刺绣缝纫的老师傅,更是没少为你加班,许你折腾人家,就不许人家折腾折腾你”

    “小夕,你到底哪国的啊”闻言,方辰不乐意地扁了扁嘴,不顾身后穆沧抽搐的眼角,抱着何夕,埋首对方怀中,任性地撒着娇,“我累成这样你不安慰我就算了,你那看笑话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嘛”

    “有吗”何夕抿了抿嘴,压下唇边笑意,拥着方辰,一脸认真道,“我只是陈述事实,让你看清现状。你要明白,这才不过是及笄,大婚的礼节可比这要繁琐N倍,连这个都承受不了,你结婚时候怎么办”

    “真的这么可怕”方辰煞有介事地颤了颤,让身后的穆沧跟着抖了一抖,苦恼地摇了摇头,“看来结婚这事儿还是得从长计议啊”

    何夕心中闷笑,穆沧面沉似水,正往这边走的穆澈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要说穆澈这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声音有声音,要气质有气质,只一部懿德灰姑娘就让他成了当年最受欢迎男演员,其后星途坦荡,人气激增。混血的精致容貌,修长身形,不仅让他在国内风头无两,便是在西方国家也同样吃香,说他是全球少女的梦中情人也不为过。不敢想象,若是人们知道了这位少爷的真实身份,又该怎样疯狂。

    只是他的性格,可说跟他的成名角色一样不讨喜,眼高于顶,心高气傲,少爷脾气孩子心性,行事恣意,但因为有威奇尚董这么个靠山在,却是没人敢逼其锋芒,只除了,方辰。

    这两人论背景论靠山,不知情人眼中那绝对是旗鼓相当,穆澈有尚杰,方辰还有何夕呢,若说性格,这俩也是一个比一个强势,一个比一个傲气,但没人想到这俩凑一块儿会这么热闹。

    两人首次见面是在前年的一个电视剧颁奖仪式上,方辰对这个曾经言辱何夕的大少爷有所耳闻,心存偏见,自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何况这人刚还夺走了本该属于宋远的最佳男主角,更是新仇加旧恨。

    穆澈对这位小小年纪便被尊称“澄姐”,名扬国际,话题不断的女孩儿颇有些好奇,只是抬眼就见那丫头满眼厌恶,然后,向来是众人追逐对象的穆澈火了。

    如果按照言情小说的狗血套路,这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应该在经过N次争吵,N次误解,N次意外后发现,啊,原来我是喜欢他她的,然后皆大欢喜,王子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The End。

    可是,方辰不是小白女,穆澈不是脑残男,事实上,这两人在来不及说我爱你剧组二遇后,那里就成了不见硝烟的战场。你来我往,明枪暗箭,对个台词能把气氛搞得跟黑帮谈判一样紧张,想让他俩缠绵悱恻,简直是天方夜谭。

    何夕尚杰得知后,一人一个拎回家教育了一晚上,第二天回来,火药味儿是没了,只是阴风环伺,冷笑讥笑皮笑肉不笑各种非正常笑,让剧组人员泪流满面,这还不如火拼痛快呢

    虽然这部剧男女主角表现实在诡异,说是情人不若说是仇人于是,群众的眼神果然是雪亮的吗,他们又一次无意中真相了,但穆澈方辰实在魅力太大,收视率照样钢钢的,直接导致得了甜头的电视台广告商强烈要求这两人继续合作。

    于是,在第二部武侠题材的电视剧中,表现得略微有些过火的方辰让“野蛮女友”这一概念提前面世。

    就这么吵着闹着,两人出演了一部又一部电视剧,莫名其妙地当选为最般配荧屏情侣,囧囧有神的两人面面相觑,冷哼一声,继续斗法。

    因为两人的频繁接触,方辰自然进入了穆家人的视线,为了老么的安全以及终身大事,穆家长辈特意派了穆澈休假中的三堂哥过来了解情况。结果,方辰跟穆澈依然冤家一对,却跟这位穆家三哥看对了眼

    对此,何夕无言以对,无话可说。想了想,穆沧虽被穆澈称一声三哥,却并不似穆澈这般,是嫡支中的嫡支,家中对妻子的要求应该不会太夸张,且认真说来,方辰如今的身家和影响力,断不会让人误会她贪图富贵。况且尚杰对穆沧的评价很是不错,说他年轻有为,为人谦逊,想他应该不会骗自己,倒是可以让辰辰跟那个穆沧相处试试。

    只是方辰这丫头虽心里喜欢,却因为穆沧跟穆澈的关系,很有些纠结,便并不明说,只是若即若离地吊着。这穆沧追老婆追得辛苦,当然不敢跟方辰大声,便把原因都归到了穆澈身上,于是穆澈悲剧了

    吵吵了两年,在穆沧的强势插入,二对一情况下,穆澈终于毫无疑问地败下阵来,并从此一蹶不振,翻身无望。面对摇身一变成为自己未来三嫂的方辰,穆澈泪流满面,靠,一个何夕不够,这下又来了个方辰整治他,尚杰穆沧你们两个不讲义气,见色忘友的混蛋

    “辰辰,嫁给我。”生日晚宴结束,穆沧拿出早准备好的戒指鲜花,单膝跪地,满眼温柔地向方辰说到,得到满场祝福。

    “”方辰一惊,扫了眼场上来宾,低头打量了下身上汉服,又看了看拿着玫瑰和钻戒的穆沧,大概明白了对方什么意思,顿时纠结了。

    穆沧始终不闻方辰回应,心一点点沉了下去,自己难道想错了其实辰辰并不想嫁给自己

    “辰辰,别挣扎了,这次你就是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令尊令堂可已经答应我家提亲了~”就在气氛凝滞中,穆澈贱兮兮的声音破空而出,那颇有马文才欺男霸女风范的言辞让场上众人的脸型极快地往“囧”这个形状发展。

    也不知道是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如同传染般,笑声越来越大,方辰也趁机接下了花束,让穆沧为她戴上了戒指。

    事后,穆沧问穆澈到底怎么回事儿,穆澈得瑟地斜了眼这个不解风情的呆头三哥,公布了谜底。

    原来穆沧中午听到方辰的担心,不想让她受累,特意在晚上用西式礼节求婚,准备婚礼也采用西式的。方辰多聪明啊,立马就猜到了穆沧的打算,于是她不乐意了。

    别看这丫头嘴上抱怨古礼繁琐,但女人从来是口是心非的,她说烦你就不办了这什么逻辑啊,你不知道听女人话只能听一半的吗“阅历”丰富的某人一脸你没救了的嫌弃,没看人三嫂行笄礼时多认真多郑重吗,这说明人家是很崇尚古礼的。你倒好,一句话把人女孩子最看重的婚礼搞成无聊的西式,你让人家怎么答应你

    明白了症结所在的穆沧立马电话家中,让父母严格按照“六礼”程序走了“纳采”“向名”“纳吉”,总算如了方家妹妹的意。

    “只是这家伙,到底还是呆了些。”送别何夕尚杰的时候,方辰斜了眼背后灵似的某人,赌气地嘟囔到。

    “有你一个聪明的就够了,要穆沧也跟穆澈似的灵活,你们这日子还能过吗”何夕顾不得形象地翻了个白眼,暗叹这丫头不知足。

    要知道穆沧在穆家的地位可不低,会是没能力的人吗这“呆”也只对你一个人呆罢了,傻丫头

    “一起走”待何夕挥别了方辰,尚杰拥着何夕的腰,低头柔声询问。

    “不”何夕摇了摇头,准备拒绝,今天凌晨下的飞机,都没怎么休息,白天又闹了一天,实在有些累了,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却不想,刚吐一字,就看到身后苏宜李铭伟夫妇和李亦枫说这话往这边走了过来。杨家和李家比邻,会在这路口遇到算不得奇怪,怪只怪刚刚何夕跟方辰说了太久的话,忘了时间。

    星光很亮,路灯柔和,几人都看到了对方,甚至,何夕能够看到李亦枫眼中的情绪,让他避之不及的情绪。

    “走。”双方打了招呼,心不在焉地寒暄了几句,初春的夜风微凉,树影飘摇,何夕顺势依到尚杰怀中,拉着他的手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走。”看了眼神色瞬间黯然的儿子,李铭伟心中叹息,没想到,两个孩子竟是这样的结局。

    只是这个尚杰,恐怕也算不得胜利者

    “去我那边”车库里,尚杰将何夕让进车中,眼中满是笑意。

    “去机场。”何夕几不可察地犹豫了一下。

    “再忙也不能不休息。”尚杰的动作一顿,眼中笑意渐淡,“那边的课程并没那么紧,你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是。”何夕摇了摇头,揉了揉脑袋,“上个月就跟导师约好了去敦煌,事关毕业论文,不拼命不行。”

    杨其成大四那年彻底接手了汉鸣,有了大把时间的何夕开始四处旅行,去年在云州边境观摩人家赌石的时候碰上了个华夏语说得极好的老外,那家伙甚至方言都会好几种。

    何夕好奇地跟他结伴共游了几天,发现这老头相当有意思,又听闻他是研究宗教的,似乎还颇有成就。然后被这老家伙怂恿了几次后,闲着也是闲着的何夕就转学去他那边了,成了老头带的唯一一个本科生。

    然后一老一少无法无天,到处探险,当然,对外的说法是,学海无涯,他要努力学习,吸收更多的知识,回馈社会,造福人民

    对此,知道内情的人只能吐槽他一句,真无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